断凧

杂乱,你不会想看的。

去年看见期刊文章的时候对这个工程超有印象,今年居然已经建好了我跪服。
https://mp.weixin.qq.com/s/aDRtN2uhBqiUNUcitDvstA

老福特是浑身上下都是敏/感/点吗????????

一直以为那种一听到黄段子和粗话脸上就臊得仿佛dirty talk过敏一样的男孩子比较理想型,直到后来看见平常温润如水的男生在被逼急时喊了一声“我操”瞬间好感上升才发现并不能普通地定义一个人该有什么样的行为即便在大众印象里这种行为完全与这种性格的人背道而驰。

对没错我就是在说高瀚那个宇给香蕉一个深/喉后还恬不知耻地举/了示意给季肖那个冰吃,结果被“我艹你恶不恶心”糊了一脸。

黑川沙良和ANLY两人真是从唱腔到音域甚至是声线都一模一样Orz(也可能是我木耳。)

哈哈哈哈哈哈平时从没叫过辈称的堂弟为了赚点外快居然开口叫我姐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嘎嘎嘎嘎嘎嘎嘎有钱能使鬼推磨诚不我欺盒赫赫赫盒

嘿,巧了!

舍友一号:
  胡潇灵长得真有辨识度啊。我如是说着边给舍友看照片,“啊我高中就关注他了!唱歌好听!神仙长相!”——OK那你就是我的神仙舍友了。
舍友二号:
  直到药理学老师往我们坐的方向走来舍友依旧用她那低声却掩盖不住的激动语气与我讲述着她的,脆皮鸭文学。“真的超虐的虐到快要哭出声了。”此时的药理学老师刚将她的屁股离了我的桌给了一个无声的背影。我扶着额尽力忍耐才勉强把嘴角从后脑勺收到耳朵根不让自己笑出声。

迷之神力:只要有一天不刷微博,那天就必定有大事发生(。
科技就是要逼退我跟上时代步伐!(放弃叭您还是活在您的八九十年代好了)

在尽是亲朋好友的社交平台软件上发泄自己的情绪发布自己的看法尤其是主观感受倾向性强的事物的看法的人,该说是纯粹呢还是有点傻气呢?想法完全重合的人并不存在,因此这就无异于在生活联系紧密然而想法三观却各异的人群中赤裸裸地袒露自己。不过袒露的大多数绝不会是ta的想法本身,而是ta发布此言的目的性。这是在对谁说,是在寻求安慰,还是在指桑骂槐,也会有学识尚浅但正因浅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班门弄斧来求得门外汉夸奖、虚荣心得以满足的明面炫耀暗自自卑心态——“ta又开始了?”没有共鸣的旁人一边翻着白眼刷屏幕一边在心底无意给你贴上新标签——立体的人物形象,七秒的具体事件。